首页 > 海外指导 > 留学生活 > 澳洲 >

建筑留学岁月 | 通宵达旦又何妨

来源:津桥留学2018-07-09 在线收听暂停 播放

  朋友说,如果无法为梦想而早起,那就为梦想而晚睡吧。

津桥留 学

  大一时的心境转变是,当我不再嘟囔没学过画画就随便对待图纸,不再叫唤没碰过软件就逃避建模,而是逼自己为作业晚睡又早起时,我知道只能用“理想”一词来替换掉“梦想”,也不可再掂量熬夜和通宵的价值。不再是为梦想热血的偶尔举措,而是成为所学专业的习惯。这有些可怕。

  而终于走到了建筑学留学生涯的第五年,我的心态又坦然了更多。每每被问起为什么非要熬夜,除了解释一通:因为我们专业没有做完作业一说,你可以选择画一小时草草画完一张草图了事,也可以选择花十小时来精修精细渲染一张效果图。你可以泛泛而谈,也可以展示出几十张细节图纸来细细述说你的设计。

  关于为什么熬夜,如今大概可以总结出一句,“我也不想的。但是我愿意。”

  凌晨4:15去刷牙,迷迷糊糊眯眼着眼打瞌睡。洗漱间忽然有人轻推门进来,笑着和我说了句“Hi~"。是隔壁房间的韩国妹子。看她用水杯接水刷牙,我忽然有种微妙的归属感——像在澳洲生活三年从未见过有老外刷牙用杯子,熬夜奋战又有伴啦。

  和所有建筑系学生一样,用尽浑身解数练就的完美主义强迫症,并发症还有熬夜强迫症。而通宵症候群的特征就是,当我清晨五点打开同系的中国同学微信群,发现大家都还醒着,有人捷足先登发了今早的日出照片。

  两人在天台画图,循环播放五月天的《爆肝》和SHE的《天亮了》。同是建筑系的室友说,“总会看到曙光的。” 的确,在mental的曙光微亮之前,physical的曙光早已染红天际。

  从晨光熹微到整座城市被镀上金光,这样通宵画图收获的绚丽日出,在我们眼中,一定比一群人坐在海边聊天坐等的同样景致,要更绝美和深刻。

  想起上学期Vivid Sydney灯光音乐节,正值我们熬夜赶期末作品的冲刺期。有天晚上很晚从工作室出来绕学校小径回家,突然看到主楼绚丽的投影灯光。那一刻,对于这身心疲惫时忽然看到的光景,觉得是*幸福的恩赐。在漆黑的校道上一路跑去*亮的前方——

  古堡变换着各种五颜六色的图腾。草地上是同学们扎下的留言手掌,成片流光溢彩。在巴掌群中,我一眼看到了荧光字迹醒目的"Good Luck for Every Thing!" "Everything goes well!"

  这一瞬,被心里铿锵有力的呐喊感动到。好像一切努力与坚持都有了意义。至少,我不是一个人在徒劳无功。

  熬夜与通宵的夜晚,每粒脑细胞都是颗小行星,飞速运转出我一整个创想宇宙。

  未完待续······

扫一扫, 海外留学指导随时看

津桥留学
海外之家俱乐部微信公众号

  本文来源津桥国际海外之家俱乐部微信公众号,版权隶属于津桥国际,严 禁盗用,违者必究!

推荐文章

留学申请

留学方案获取( 已有人成功获取 )

在线获取
  • 首页

  • 2

    在线咨询

  • 全国分支

  • 电话咨询

  • 切换城市